伊犁旱情
圖為7月1日16時,昭蘇草場地皮裸露在外,馬匹骨瘦如柴。

圖為7月1日18時,兩頭小牛在草地上吃草,原本應該長到三十釐米的草現在連地皮都蓋不住。
  5、6月份,本應迎來一年當中雨水最充沛雨季的伊犁河谷,今年,卻遭遇了有氣象記錄62年(1952年開始進行氣象記錄)以來最少的一次降水。漫山遍野的枯草、遲遲不肯開放的油菜花、僅有10釐米就已經抽穗的麥田……正值生長關鍵期的植物,一幕幕乾渴的景象讓素有塞外江南之稱的伊犁河谷遭受前所未有的打擊。
  截止到6月29日17時,此次乾旱共造成360922人受災,農作物受災面積134243.51公頃,草場受災面積1065899.3公頃,死亡牲畜2410只,直接經濟損失30.36億元,旱災,正成為伊犁河谷這個夏天的主題。
  亞心網訊(記者何超 李瑞攝影報道) 在新疆伊犁河上游的昭蘇,每年500多毫米左右的降水和823萬畝的草原,哺育了10萬匹駿馬,因此這裡也被稱為天馬的故鄉。然而,由於乾旱,如今在草原上已很少看到馬兒肆意奔騰的景象,“昭蘇百分之百的草場都已經受災了,吃都吃不飽,哪還有力氣跑。”昭蘇草原站站長夏力哈爾說。
  被餓死的羊羔
  在深入草場50公里的路上,兩旁原本備用打草的春秋草場已然一片荒蕪,本應該長到小腿處的青草,如今卻緊緊貼著地面,枯黃的草原讓本屬於這裡的青翠被一片蕭瑟所替代,“這裡的草是留著打草過冬的,現如今這個長勢,怕是今年冬天昭蘇的牲畜要挨餓了。”夏力哈爾說。
  事實上是,本應美餐一個夏季的牲畜已經開始挨餓了,在草原深處的一個氈房裡,49歲的別克居爾正在為牲畜的食物發愁,本以為今年雨水多,別克居爾擴大了飼養量,養了200只羊、20頭牛、10匹馬,可如今,因為乾旱自己的草場無法滿足牲畜食用,他不得不花一萬元錢租用了別人的草場,讓自己的牲畜在這裡補食兩個月。
  即便如此,他還是有3只羊羔因為乾旱餓死了,“羊羔正是吃奶的時候,草場草料太少,母羊吃不飽奶水不足,小羊就活活餓死了。”災情的加劇讓別克居爾無暇為3只小羊傷心,“要是沒有足夠的草料,我剩下的牲畜也會餓死。”
  別克居爾所說並非危言聳聽,在氈房不遠處的牛群中,3只牛犢因為饑餓長得只有羊羔大小,而一旁的老牛,一個個瘦骨嶙峋,鬆軟的肚皮耷拉著,兩側的肋骨清晰可見,牛群不停地用嘴啃食著地表的枯草,“再啃下去,就該刨草根了,草根吃了明年就不長草了。”別克居爾說。
  難以支撐的草場
  春天在春秋草場放牧、夏天進入仲夏草場,秋天將牲畜趕往春秋草場之前,先將春秋草場和冬草場的草收割完留著過冬備用,充沛的雨水足以讓春秋草場很快長出足以牲畜度過秋天的草料,冬季來臨,經過休養生息的冬草場加上此前春秋草場準備的草料,可以讓牲畜安然地度過整個冬天。
  這個和諧循環的自然法則被游牧民族沿用至今,然而,因為乾旱的到來,這個順序已經亂套了。
  “現在因為仲夏草場草料不足,為了讓牲畜活下去,已經有很多牧民將牲畜趕往了春秋草場和冬草場,到時候冬季來臨,牧民們將陷入無處打草的境地,按照這個形勢下去,今年冬天勢必會餓死一大批牲畜。”夏力哈爾無奈地說,但如果不將牲畜趕往留著打草的草場,這個夏天又會餓死一大批牲畜,“這是個死結,真不知道該怎麼解。”
  喀海爾曼便是其中一個打亂順序的牧民,原本他的牲畜應該在200畝的仲夏草場悠閑度夏,如今,他已經將牲畜趕往了200畝的春秋草場,“現在牲畜還是不夠吃,我打算過段時間,把牲畜趕到我那片500畝的冬草場去。”喀海爾曼清楚這會導致冬季牲畜沒有足夠的草料過冬,“沒辦法,總不能讓牲畜餓死在我面前。”
  在靠近特克斯河流域的濕地內,成群的馬匹正在啃食這片為數不多的青草,“這裡的青草原來可以長到膝蓋處,現在已經被啃食的只有5釐米左右了。”夏力哈爾擔心,繼續啃食下去,會造成濕地地表大面積裸露,“今年降水本來就少,氣溫又比較高,這會加速土壤水分的蒸發,再這樣繼續下去,這篇濕地面積也會縮小。”
  根據數據統計,以往昭蘇縣全年的平均氣溫只有2.9攝氏度,目前已經上升到了4.3攝氏度,“氣溫的上升、蒸發量加大、降水減少、放牧牲畜增多、乾旱,這一系列的因素影響下,昭蘇草場只怕以後青草越來越少了。”夏力哈爾說。
  成為雞肋的牲畜
  在牧民眼裡,牲畜就是自己一年所有的收成,然而在乾旱面前,這些牲畜也如同雞肋一般,“價錢太便宜,賣掉可惜,不賣又沒錢買草料。”別克居爾說。
  往常,每年的6月下旬,便是牲畜交易的高峰期,牧民賣掉一部分牲畜用來補貼家用,同時購買草料以備過冬,然而,隨著今年的乾旱,牲畜的交易也跌入低谷。
  周日,是牧民相約的牲畜交易日,而進入6月以來的周日,位於昭蘇縣城的牲畜交易市場卻冷冷清清。
  一位從事牛羊交易的商人告訴記者,往年進入6月份,他們都會購買一大批比較健壯的小羊,然後賣出賺個差價,每隻小羊大約1000元左右,今年由於草料緊缺,他們僅僅收購了很少一部分小羊,每隻600元左右。“收的太多,我們沒有足夠的草料,用飼料成本又太大”。
  而即便是每隻600元的收購價格,別克居爾也賣不出去,“一開始覺得價格低沒賣,誰想到隨著乾旱加劇,小羊越來越瘦,連600塊錢都賣不掉,牛羊販子開口400元,但是我覺得賣了太可惜,不賣又沒錢賣草料。”聽到這些,夏力哈爾無奈地笑了笑,“有錢也買不到草料,我們想從察布查爾縣和特克斯縣購買草料,但是現在整個伊犁河谷都乾旱,每個地方的草料都很緊缺。”
  乾旱帶來了另一個更為嚴峻的問題,牲畜因為太餓不發情,種群繁殖面臨考驗。“6月下旬正是牲畜的發情期,一年的繁育就指望這段時間,現在牲畜太餓,不發情,明年可能遇到的問題更大。”別克居爾說。
  “現在有牧民開始賣母馬、母牛、母羊了,如果這個勢頭擴大,對昭蘇縣整體的養殖業都是一個很大的打擊。”昭蘇縣委宣傳部副部長鄧廷均說,為此,昭蘇縣已經動員種養大戶、企業購進小畜進行育肥,對小戶、貧困戶的優質母牛實行集群飼養、防止生產母牛流失,縣民政局緊急下撥200萬元救災專項資金用於農牧民及貧困群眾生產自救,畜牧局緊急調運藥品,狠抓牲畜疫病防治。 (來源:亞心網)
(原標題:新疆伊犁遭遇大旱 昭蘇草場受災率100%牲畜難過冬)
創作者介紹

地毯清潔

lb40lbvmm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